布鲁金斯学会:克里米亚危机对于美国东亚政策的影响

  • 时间:
  • 浏览:1

   编者按:本文为布鲁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项目4月18日关于"克里米亚危机对美国东亚政策的影响"研讨会的发言内容,经布鲁金斯學會授权,共识网特发布该研讨会翻译稿全文,本文由共识传媒记者董瑄翻译。

   前言:在乌克兰克里米亚危机就让刚开始的几周之内,关于美国将怎么才能 才能 对未来的冲突,包括东亚冲突进行组阁 的问题浮现了出来。这场辩论举行的同時 ,恰逢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为他即将到来的亚洲之行做准备。是原因分析此次亚洲之行的目的是表明美国增加对该地区的承诺,总统是原因分析会面临来自亚洲的领导人和人民的质疑。

   4月18日,布鲁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项目举行了一场研讨会,讨论克里米亚危机是原因分析在美国应对未来有些国际危机起到哪几条预警作用--有点硬是在奥巴马政府在亚太地区的目标实现的过程中。与会者包括布鲁金斯學會资深研究员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迈克尔·奥汉隆(MICHAEL O'HANLON),史蒂芬·皮弗(STEVE PIFER)和乔纳森·波拉克(JONATHAN POLLACK)。布鲁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项目客座研究员杰里米·夏皮罗(JEREMY SHAPIRO)主持了本场讨论。

   以下为会议记录:

   主持人(杰里米·夏皮罗):其他同学要别问其他同学的支持者,其他同学的独特优势,是其他同学拥有利用其他同学分析的广度整合来自不同地区的见解的能力,以及展示一幅能暗含美国外交政策的独特关注问题的全球画面的能力。在其他同学看来,在乌克兰居于的危机是有一个 值得分析的有代表性的事件,它在本身程度上是原因分析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了影响。其他同学认为它有是原因分析会把影响扩散到世界各地。其他同学是原因分析在问乌克兰的危机对美国在正确处理叙利亚和平、伊朗无核化等问题上原因分析哪几条,怎么才能 让 相关性最大的是,鉴于总统下周即将访问亚洲,这场危机对于"重返亚太"政策又有何借鉴意义。有些其他同学决定要为总统的亚洲之行尝试搭建有一个 明确连接东欧和东亚问题的平台,怎么才能 让 讨论这场危机对下周总统在亚洲的所闻所做会有哪几条影响。

   其他同学这次邀请到了在我看来非常完美的专家团队来参与讨论。坐在我的最右边的是史蒂芬·皮弗,他是其他同学中心的美欧问题资深研究员,以及军控项目主任,他是职业外交官,在美国外交阵线上服务了有些年,而就你你你这个 专家团而言他最值得一提的资历,是他曾任前美国驻乌克兰大使。

   在我旁边的是迈克尔·奥汉隆,他是其他同学外交政策研究项目主任和资深研究员,他出版了有些书,最近的一本是跟吉姆·斯坦伯格合著的《战略再保证和正确处理:21世纪的美中关系》,在此我诚挚向各位推荐阅读。

   坐在我左手边的是李侃如,布鲁金斯外交政策和全球经济发展研究资深研究员,他就让是桑顿中国中心主任以及密歇根大学教授,怎么才能 让 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白宫亚洲局资深主任。

   坐在我最左边的是乔纳森·波拉克,他是布鲁金斯东亚政策研究项目和桑顿中国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曾任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他是中国国家安全战略及美中关系研究方面的专家。

   作为开场白,我将向各位专家提出有些问题,看看其他同学都前要找出其间的关联。

   让他从史蒂芬就让刚开始。乌克兰和克里米亚的危机是原因分析持续了一段时间,也吸引了美国有些官员的关注,让他这引起了有些对奥巴马政府组阁 的优先战略的质疑,包括重返亚太政策,请别问我是组阁 为美国将不得不调整其战略重点,以应对危机?欧洲人,尤其是乌克兰人,是时会期望美国本来 做呢?

   危机背景:近年来乌克兰决意倾向欧洲

   史蒂芬·皮弗:首先让他说下此次危机居于就让几年的背景。其他同学都知道,冷战就让刚开始后美国在欧洲事务上减少了时间、资源以及关注度,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和欧洲的政策在过去20年的成功。随着北约和欧盟的不断扩大,使得中欧、东欧及波罗的海诸国牢牢地维系在你你你这个 横跨大西洋的体系之内。

   当政策推进时,美国这边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在制度支持的基础上,其他同学不不说担心那个地区的局势。此外,各位都前要看到在过去的25年里美国对欧洲的军事承诺有明显的减少,本身程度上影响了其他同学对俄罗斯军事力量的评价,认为其是温和的。从驻军规模来看,冷战高峰时期美国在德国派驻了五个重装师,而现在整个欧洲只保留了两支陆军部队,军事缩减是很显而易见的。

   说到2010年以来的乌克兰,我认为其他同学是决意要倾向欧洲的,于是乌克兰政府自2010年后突然将欧盟作为靠拢欧洲的桥梁,这也使得让欧盟以带头和支持的土措施让乌克兰与西方的联系变得浓厚具有了逻辑意义。

   现在,其他同学是原因分析看到在过去的几条月随着乌克兰国内危机的升级,美国对克里米亚的兴趣和关注也在增加,尤其在克里米亚被军事占领继而被俄罗斯吞并后,这被看作是从根本上打破了后冷战秩序的规则--即"不使用武力取得别国的领土"。我的猜测是,在2月24日亚努科维奇前总统逃离该国后,基辅有了正常运转的新政府,其他同学重申,其他同学的兴趣依然是向欧盟靠拢,有点硬是与欧盟组阁 联系国协定。其他同学也预计到俄国人会做有些破坏当前乌克兰政府稳定的事,是原因分析俄罗斯不希望看到你你你这个 情况居于。但你你你这个 预计至多以为俄国人使用的工具将是经济杠杆,而事实上,俄罗斯直接跳过了你你你这个 页,采取军事手段占领克里米亚,这是原因分析引发了后冷战时代最大的东西危机。

   昨天在日内瓦举行的会议达成了有是原因分析化解你你你这个 危机的协议,但怎么才能 才能 执行是有一个 问题。而不幸的是,今天显现的初步结果不不说好。如此证据表明,在乌克兰东部的武装力量有任何转移、解除或撤离其他同学是原因分析占领的建筑物的迹象。有些协议怎么才能 才能 执行要划有一个 大大的问号。

   就危机的规模来看,我认为目前乌克兰乃至欧洲都期望美国加以更多关注,而通过其他同学的外交行动,通过国务卿克里乃至奥巴马总统在这上端投入的时间来看,美国正是如此做的。总统现在每隔一天时会为此打电话,昨天刚跟德国总理和英国首相谈论了乌克兰局势,有些这是前要耗费时间、精力和资源的。

   美国的应对土措施

   我认为,就让美国的应对土措施实际上都前要细分为有一个 方面:一,支持乌克兰;二,惩罚俄罗斯;三,安抚和支持北约。

   第一、在支持乌克兰方面,副总统将于下周二去基辅,国务卿是原因分析先一步赶去了,乌克兰的代总理来了美国--其他同学做了几滴 的政治方面的工作来协助乌克兰脆弱的现政府,帮助其他同学获得更多基本的维持能力和政治合法性。国际货币基金的一揽子援助计划在有些工作上时会求乌克兰进行非常艰难的经济改革,这也会使乌克兰经济在多年就让走上正轨。

   第二、对俄罗斯的惩罚:美俄双边关系下降,八国集团减为七国,采取有些有效的但相对温和的制裁土措施。前4天 俄罗斯财长表示,2014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预计是原因分析萎缩至0至0.5%,而他认为主要原因分析在于地缘政治局势的恶化。他还表示,俄罗斯的外逃资本第一季度已高达50亿美元,怎么才能 让 有预测认为,今年俄罗斯资本外逃是原因分析高达50亿美元,你你你这个 数字比508年经济危机时期的资本外逃数据前要多50%。我相信还有更多的制裁土措施在伺机而动,大多要视日内瓦会议后的执行情况而定。

   第三、对北约的安抚和支持,我认为这对美国重返亚太政策是具有影响的。很早就让刚开始,在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就让,其他同学看到美军采取的是逐步安抚中欧和波罗的海国家的土措施。怎么才能 让 ,在你你你这个 非常时期,美国空军要执行波罗的海空中治安巡逻任务。10年来,北约空军采取了轮流提供四架飞机在波罗的海国家为其他同学做空中掩护,是原因分析其他同学如此空军。现在,美国前要派出4-10架飞机以及部署地面支持。一组F16战机中队是原因分析参加了波兰的军事演习,美国海军也派遣了舰队前往黑海。现在北约外部正在讨论此时会为何做,当欧洲的空军重新接管在波罗的海地区的空中治安巡逻任务,肯定不不仅仅派出4架飞机。

   此外,关于有些中欧和波罗的海国家对地面驻军的要求也在北约外部进行讨论。人太好不不有大部队进驻,怎么才能 让 我不不惊讶于看到北约的有些小规模部队在中欧和波罗的海诸国的领土上跳出,这不不被视为进攻挑衅,本来 会起到安抚作用。

   在1997年北约决定东扩之时,本来 认为新加入成员国境内如此永久驻扎大规模作战军队的必要,而在现在的形势下,政策是时会会有所改变呢?

   我认为,有些事情正在居于改变;资源的需求是有一个 问题。是原因分析欧洲要加强武力,如此它们从何而来?这必然会影响到美国。我认为这对于重返亚太政策的真正挑战是,在欧洲正在寻求美国外交、总统乃至军队的支持你你你这个 巨大拉力之下,其他同学对亚太的再平衡能力会受到怎么才能 才能 错综的影响?

   主持人(杰里米·夏皮罗):这正是让他要问迈克尔的问题--假使 史蒂芬就让说到的时间和资源的种种需求都能满足一句话,别问我这对于"重返亚太"会产生哪几条影响?而在你讲述就让,我还想问,重返亚太作为一项长期政策,现在居于哪几条阶段?究竟进展到哪几条程度了?

   乌克兰危机后,美国亚太政策所受影响微弱

   迈克尔·奥汉隆:谢谢,杰里米,谢谢今天出席讨论的各位。首先,让他强调的是,重返亚太在美国的资源分配上从来都如此产生戏剧性的转变,我今天要说的有捷报为何写时会坏消息,我很好奇李侃如先生和波拉克先生是算是会同意也许的。

   "重返亚太"试图重申其他同学对亚太盟友的承诺,你你你这个 就让刚开始并如此涉及太久的资源,也如此使资源居于重大的转变。你你你这个 政策在奥巴马政府第有一个 任期就让刚开始的就让才取得了有些点进展,并非 停滞不前很大程度是是原因分析奥巴马内阁和政府高层的人事变动,以及来自国防预算的压力。就算基于亚太地区的资源再分配进行得再温和,在预算的压力下也前要对这份如此小的馅饼展开竞争。有些坏消息是"重返亚太"如此太久实际开展的余地,当你从这上端分心一两年,让他抛下原有的势头,已取得的成就也会所剩无几。

   捷报为何写是,"重返亚太"从来时会被其他同学摆在首位的重中之重,有些从上端收力本来 会显得有点硬困难。实际上,我支持政府对你你你这个 政策的态度,是原因分析其他同学绝不不不去过度执行它。我不认为政府想突然看中国的脸色,是原因分析假装都前要把中东抛诸脑后。它本来 在恰当的时间取得了恰当的进展。

   我还想从军事分析的深度谈谈你你你这个 政策--在我和吉姆·斯坦伯格合著的《战略再保证和正确处理:21世纪的美中关系》这本书中说到现在美国一年的军费预算约为5000亿美元,随着战事的就让刚开始会逐渐缩减,而"重返亚太"能在上端分配到几条?换句话说,在这笔费用是原因分析大次要集中用在中东和欧洲就让,其他同学能从中拿走几条来增加投倒入亚太?你你你这个 数字是原因分析还有商榷的余地,但我认为绝不不超过50亿--主本来 海军将50%的舰队倒入亚太,而你你你这个 规模本来 是50%。

   就算本来 的规模本来 必有哪几条期待,是原因分析人太好舰队总部设在亚太,但它们仍然都前要去波斯湾或有些地方执行任务,而不本来 在南中国海、东亚沿岸游弋。怎么才能 让 ,舰队并时会全天候服务于"重返亚太"的,有些也许50亿是上限。

   假使 其他同学就让每年用于亚太的军费是5000亿中的250亿,如此在这块如此小的馅饼上端现在至多能增加到2500亿。而其他同学又是算是能维持本来 温和的增长?别问我。这将是未来的有一个 问题。

在乌克兰危机上,我认为其他同学的底线是也能收得回来。其他同学乐于见到总统下周的亚洲之行以及年内还有去亚洲的计划,(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678.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