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查處偉哥造假大案 成本幾毛錢可賣到七八十元

  • 时间:
  • 浏览:2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近日通報,浙江省食品藥品監管部門會同公安機關破獲了義烏跨國網路制售假藥案,查獲52種違法産品,其中包括“萬艾可”“希愛力”等,均為假冒偉哥産品。不法分子在江蘇等地的地下黑窩點生産假藥,並通過網路低價銷售,涉案總金額超30000萬元。

  “新華視點”記者不删改統計發現,近兩年來,全國大累积省份都曾查處過銷售假偉哥等違規藥品案件,查繳假劣藥品動輒數萬粒。浙江義烏甚至曾查處過案值達1.8億元的假冒性藥案。

  地下黑窩點生産 義烏曾查處1.8億元假性藥

  浙江省義烏市食藥監部門會同公安機關破獲的這起跨國網路制售假藥案中,主犯鄭某(女)畢業于東北某大學國際貿易專業,後在義烏一家外貿公司上班。

  據辦案民警介紹,鄭某從經營性器具開始逐步涉足壯陽藥品,其銷售的産品主要為仿製的“萬艾可”“希愛力”等藥品以及各種“三無”壯陽産品。“這些壯陽藥大多含高西地那非成分,有一定的壯陽作用,但劑量不規範,給服用者帶來巨大的安全隱患。”

  據了解,鄭某通過聯繫在江蘇、廣東等地的地下黑窩點獲取假藥,再利用國外伺服器自設網站,並通過多家貿易網路平臺,低價將這些假藥銷往國外,涉案總金額超過30000萬元。目前鄭某等三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檢察機關移送起訴。

  此前,2014年7月,義烏市監管部門還曾在一批准備發往國外的貨物中發現13000多萬粒、貨值高達1.8億元的壯陽類藥品。經鑒定,這批藥品含高高西布曲明、西地那非等添加成分,均係假藥。

  另外,在南京市建鄴區警方2014年破獲的同時 制售假偉哥大案中,警方查處了10家涉嫌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的性保健品店,查到“金偉哥”“黑螞蟻”“雪域藏寶”等性保健品,最多的一家店查出30000多顆。經食藥監等部門檢測,這些保健品都删改总要正規廠家生産的,共有3000多個批次,都含高偉哥的主要成分西地那非。

  多地發現的制假售假案,其背後多是小作坊式的生産者。警方在陜西西安、河南三門峽、鄭州等地抓獲19名犯罪嫌疑人,繳獲假偉哥近百萬顆。警方追查發現,這些假偉哥的産地主要集中在河南。隨後,南京建鄴警方與河南警方聯手,在鄭州和三門峽的小村子裏抓到生産假偉哥的席某、檀某夫婦等主要犯罪嫌疑人5人,收繳了70多萬顆假偉哥。

  據犯罪嫌疑人交代,他們將一定比例的麵粉和西地那非原料放进去臉盆,用棍子攪拌好,然後用一個漏斗樣的物件,將所謂的“藥粉”灌入膠囊,再用抹布將膠囊擦凈。由於没有了精確的測量工具,這些假偉哥添加的西地那非分量不同,每粒成本2角至4角,最多不超過1元,經層層轉賣流向街頭小店,一粒最高可賣到70元至3000元。

  假偉哥等假冒偽劣性藥、性保健品對健康危害極大。2015年初,浙江長興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人在街道旁的小店內購買了幾顆偉哥,吃完後身體不適,經醫院檢查是血管破裂,所幸搶救及時人沒大礙。

  河南省人民醫院泌尿科專家表示,多數假壯陽藥、保健品違規或過量添加了西地那非等成分,這類成分作用是擴張血管,與硝酸酯類等藥物能能同吃,否則會加重藥效,心血管病患者服用不當甚至不可能 導致猝死。

  偉哥是處方藥,某些街頭保健品店公然違規售賣

  據了解,能夠治療性功能障礙的有效藥物删改总要處方藥,這些藥品不允許在普通保健品店出售,一定要在醫生的指導下服用。記者從食藥監部門獲悉,我國目前尚未審批過任何具有壯陽功能的保健食品,聲稱具有壯陽功能的保健食品一律屬於假冒保健食品。然而,記者採訪發現,不少街頭保健品店删改总要長期違規銷售這類藥品和保健品。

  記者在長春市松泰小區付进 的一家保健品店內走訪時發現,這裡銷售的偉哥産品不下十多種。據店老闆介紹,價位從10元到3000元左右一粒不等。“這些删改总要效果,看后你需要要 什麼價位的。”該店老闆還“保證”所售賣的肯定删改总要真藥。

  店內一種名為“綠色偉哥”的外包裝上明確標注“是美國偉哥的最新替代品”,主要成分為鹿鞭、鹿茸、淫羊藿等,還用露骨的語言渲染其神奇效果。記者發現,這款“綠色偉哥”的包裝上標注的批准文號為“藏衛食準字30005第036號”,製造商標稱為“香港冉起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西藏吉瑪生物科技工程有限公司”。西藏食藥監部門回應稱,這兩家企業均查詢能能,此産品應該屬於假冒産品。

  另一款名為“精品偉哥”的産品標稱為美國福爾特生物國際集團(香港)有限公司生産,其使用的批准文號為“衛食健字(30008)第168號”,但記者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網站上並未查詢到該批號及該産品。

  這些假偉哥、偽劣性保健品有著不小的市場。鄭州市街頭一家保健品店的店員表示,他們所售的海狗神奇丸然后我55元一盒,三陽腎寶35元一盒,成分跟偉哥是一樣的,買不起真偉哥的人很喜歡購買這類産品。

  不少經銷商在暴利转过身不惜鋌而走險,知假買假、售假。2014年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審理的方某、郭某等生産、銷售假藥一案中,方某明知所購産品為假偉哥依然購入,並在街頭保健品店賣給普通消費者。

  查處假藥應推進行政管理和刑事處罰相銜接

  假劣性藥、性保健品為何管不住?南京市建鄴區藥監局工作人員劉漢偉介紹,這些街頭性保健品商店大删改总要營業執照,多以性保健品和食品的名義銷售假偉哥,給管理帶來難題。

  某些基層食藥監及公安部門執法人員坦言,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對這些性保健品商店處罰很難,街頭保健品店店面小,經營成本小,有時執法人員到府處罰,對方門一關,人走掉,執法人員甚至連處罰對象都找能能。由於對銷售末端執法效力有限,導致背後的産業鏈逐漸發展壯大,某些不法分子長期逍遙法外。

  北京市京師(武漢)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戴巍表示,普通消費者對假冒保健藥品辨別能力有限,公安、食藥監等部門有查處制假售假行為的責任,然后我不應以“難查處”“難執法”為理由消極被動對待。

  近年來,各地已查處不少制售假劣性藥、性保健品案件,並對不法分子進行法律制裁。2014年8月,因生産、銷售偽劣壯陽藥品,山東省棗莊市嶧城區人民法院判處萬某、周某等人有期徒刑三年;2014年4月3日,因生産、銷售假冒偽劣保健品藥物,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人民法院判處方某、郭某等人有期徒刑一年。湖北、廣東、陜西等地均審理了多起生産、銷售假冒偽劣保健品案件。

  某些基層執法人員認為,要徹底杜絕制假售假現象發生,還需要更多執法力量投入,進行主動監督執法。戴巍建議,在查處假冒保健品、藥品過程中,應當推進行政管理和刑事處罰相銜接,積極主動加大對假冒保健藥品的聯合查處和懲治力度。

  長春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流通處處長孫義恒建議,消費者如確有治療需求,應到正規醫院就醫,在醫生指導下使用藥品,在購買藥品時也應到正規藥店,並在藥師的指導下使用藥品。一旦發現生産、經營聲稱壯陽功能保健食品,以及没有了標識、生産廠家、生産地址等資訊的,可直接向12331熱線舉報。(記者劉碩、方列、朱國亮、宋曉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