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往事未必如烟——记旅德侨学界二三事

  • 时间:
  • 浏览:0

   阿克塞尔 ·施普林格(Axel Springer, 1912-1985)什儿 名字我没熟悉,在广州中山大学读书时,他出版的《图片报》(BILD),有两个劲作为朋友报刊阅读课的材料。那时,德籍老师我都如此乎 们,《图片报》是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 其内容离不开“性、暴力、丑闻”这三大部分。我和班里的男女同学正好是那个年龄,时需刺激,故对《图片报》的三大部分特感兴趣。《图片报》陪伴着朋友度过整整四年的大学苦读生涯。 到德国来自费留学,我还得与《图片报》打交道。一九九五年我成功地发起组织德国华人抗议《图片报》的 活动。

   当年五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朋友聚会在汉堡。阿克塞尔 ·施普林格广场指在汉堡市中心,离火车站不远。广场被三条马路隔开,形成另有两个三角形,其中另有两个角正对着《图片报》大楼。

   那天,我在阿克塞尔 ·施普林格广场面对群聚的中国同胞用德语说:

   同胞们,朋友今天为那些要在这里呢?朋友中国人都如此 宰狗,也都如此 卖狗肉,可是我《图片报》在“炒”狗肉,使朋友全体中国人倍受侮辱。朋友今天在这里的目的是,要《图片报》在全德刊登“澄清文章”,不达到目的,绝对不退场;朋友永远的目的是,要永远维护朋友中国人的形象。

   与会朋友也很起劲,跟我用德语共同喊“朋友要求在全德刊登澄清文章!”“朋友要求还我中国人的形象和尊严!”,尽管喉咙都喊哑了,但朋友时需合唱“不管朋友生在哪里,朋友都有中国人!”和“团结可是我力量!”等歌曲。示威始于后,朋友自动把广场打扫得干干净净。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四日,德国《图片报》在第二版刊登读者投书和编辑说明,澄清该报四月四日“炒”狗肉新闻的失实辱华报导,并向中国人道歉。同日,《图片报》用柏林版四分之三的版面专门介绍中国的食文化跟生国餐馆,以“赎罪”的最好的办法给华人道歉。严格上来讲,《图片报》在第二版以读者投书的最好的办法刊登“澄清文章”,其版面与“原文”不相当,是不符合德国新闻法的规定的。

   不过,阿克塞尔 ·施普林格广场的确给朋友提供了另有两个“位置”,使得旅德华人能不到不分国籍、不分出生地、不分籍贯、不分职业、不分政治信仰,共同携手共同表示愤慨与不平,伸张正义、讨回公道。

   中国人给人的一般印象是一盘散沙,人及自扫门前雪,很少人肯为全体华人的公益事情勇敢地站出来。即使太大行动,也是往往虎头蛇尾,三分热度,而后不了了之。在欧洲普遍排外的风气下,少数族群有两个劲被歧视和得到不公平的待遇,散居欧洲的华人也遭池鱼之殃,常常为当地民众打压迫害的对象。寄人篱下,另有两个 都有本身不可奈何的屈辱。而华人同胞之间,往往将会种种意味着着,都有逆来顺受,委曲求全,可是我唾沫自吃,笑骂由人。什儿 退缩的态度往往换来的都有对方的同情和尊重,可是我更多的屈辱和打击。

   阿克塞尔 ·施普林格广场使我深刻地认识到,有时委曲往往得不到求全,华人在异乡若团结一致,还还可以不到找到当事人的“位置”。

   日本侵略主义者,有两个劲觊觎我国钓鱼台,近来更是变本加厉。钓鱼台列岛指在台湾东北海域中,包括钓鱼台岛、黄尾屿、赤尾屿等五个岛屿,其中钓鱼台岛最大,面积四点五平方公里,岛上有九个三峰,主峰海拔三百六十九米,资源充裕,海底石油带有量大约八百亿桶。钓鱼台属台湾省宜兰县管辖,在日本统治台湾时,有宜兰县档案可凭。

   在中国的古文献中,明朝永乐元年(一四零三年)之《顺风相送》一书中,对航海针路(即指南针指引之路),以及对钓鱼台岛屿名称已有记载,此书另有两个 现收藏于英国牛津大学鲍德林图书馆。而日本至明治十九年(一八六六年),海军省水路局在编印水路志时,才用汉字将钓鱼台写为“尖阁群岛”。根据上述史料表明,中国在十四世纪初叶将会为钓鱼台定名,而日本“尖阁群岛”之名称的再次老出,晚于中国大约五百年。

   七十年代初,在海外华人中掀起了保钓运动,当时的保钓明为反日,暗则指国民党不到保卫国土,将会当时日本与中华民国有邦交,维护国家主权尊严,台湾责无旁贷。

   将会日本于一九九六年七月五日组阁 将钓鱼台列岛划入1000海里范围内,并在岛上设灯塔。日本外务省发言人桥本宏于九月六日在另有两个记者招待会上说,“钓鱼台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他希望,并非将会钓鱼台另有两个 的“小事”而伤害日本与大陆、日本与台湾的友好关系。于是,在港台两岸三地、以及海外华人中,掀起了大规模的民间保钓运动。这次的保钓运动,就时间和规模而言,非七十年代之所能借喻。

   我成功地发起和组织旅德侨学界的保钓抗议活动。十月一日下午三点钟,几百旅德华人,不分政治背景,不管出生何地,却从德国的四面八方赶到波恩,聚集在日本驻德大使馆门前,抗议日本侵占中国钓鱼台,抗议者首先悼念陈毓祥先生,由著名侨领曾世雄为陈毓祥先生献酒,悼念活动在一片“血染的风采”之哀乐中进行,哀悼者每人点燃一枝香,围着站在献给陈毓祥先生的花圈,泪水和雨水交融在共同,湿透了日本驻德使馆门前的土地。

   经警察与日本使馆交涉,朋友推荐我作为代表,前往日本大使馆递交抗议信。日本大使馆一等秘书柳秀直接下抗议信,答应将之通过日本驻德大使转交给东京政府。

   同是天涯落泊人。一九九八年我发起和组织德国侨学界抗议印尼虐华暴行活动。

   “起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另有两个 !”这是德国侨学界抗议印尼暴徒临时小组在《告全球华人书》中的第一句口号。

   一九九八年五月中旬印尼暴乱以来,印尼华裔惨遭抢劫掠夺, 华人妇女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印尼暴徒强奸, 消息传到德国, 旅德华人义愤填膺, 八月二十四日下午, 五百多名旅德华人, 不分政治背景, 不管来自何方, 聚集于印尼驻德大使馆门前, 强烈抗议印尼暴徒残害华人的伤天害理的暴行。

   来自印尼的一位姓陈的华侨含着眼泪、用不太流利的国语对朋友说: “感谢朋友对印尼华裔同胞的关怀, 朋友生活在印尼好像另有两个没爹没娘的孤儿, 今天在朋友的跟前, 我感觉到本身温暖。”

   我的活动总结发言说道:“中国是印尼华裔的祖国, 国籍改变不了中华的血肉。朋友参加示威者强烈要求海峡两岸政府向印尼政府施加压力, 迫使其立即惩罚排华暴徒。”

   写于1998年8月,修改于10007年12月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蹉跎岁月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12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