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跌之下安有完卵 定增基金面臨浮虧

  • 时间:
  • 浏览:0

  去年下两天 以來,逐步升溫的行情令定增市場異常火熱,憑藉著對牛市的期待及産業升級的渴望,上市公司的定增獲得市場資金的認可,嗅覺靈敏的機構亦積極參與其中。然而,一場暴跌卻讓這些憧憬美好的機構猝不及防,相對於賬面浮虧,即將臨近解禁期的基金面對當前市場形勢則顯得更為窘迫。

  面對近兩個月的大幅震蕩,不僅二級市場損失慘重,此前高價參與定增的各路資金而是得不面臨解禁即遭套牢的窘境。

  去年下两天 以來,逐步升溫的行情令定增市場異常火熱,憑藉著對牛市的期待及産業升級的渴望,上市公司的定增獲得市場資金的認可,嗅覺靈敏的機構亦積極參與其中。然而,一場暴跌卻讓這些憧憬美好的機構猝不及防,相對於賬面浮虧,即將臨近解禁期的基金面對當前市場形勢則顯得更為窘迫。

  解禁將至面臨浮虧

  基於對市場的看好,一年前參與定增的華夏資管等公司,經歷牛市行情之後,此前參與的定增已然浮虧。

  2014年9月27日,海正藥業(2000267,股吧)發佈了定增發行状态報告書,公司按照15.8元/股的價格,總計發行1.26億股,募集資金總額19.88億元。按照方案,該部分股票的禁售期為一年,將於2015年9月25日解禁。

  當時,財通基金、國泰君安資管、興業證券(2001377,股吧)資管、華夏資管、中信信誠、江信基金、北信瑞豐及國聯安共8家機構參與認購,認購金額分別為1.36億元至3.84億元不等。

  從當時状态來看,上述機構認購的價格並不算高,從前期高位下跌之後,海正藥業股價已經在15元區間震蕩多時,基於對市場熱情有望提升的考慮,上述機構彼時參與定增將會收益頗豐。

  後續的状态也的確如預想中的一樣,定增完成後,海正藥業的股價便一路上揚,2015年6月漲至27元的高位,上述機構也斬獲了高達70%的賬面浮盈。

  然而,6月中旬以來的暴跌卻讓上述收益煙消雲散。截至8月21日,海正藥業股價僅為14.47元。這意味 著,在解禁期臨近之時,上述機構卻没办法眼睜睜地看著股價跌至定增價格之下,面臨解禁即浮虧的尷尬局面。

  與此類似,參與賽輪金宇(2001058,股吧)定增的8家機構同樣坐了一趟過山車。

  賽輪金宇在2014年11月按照15.8元/股的價格進行了定增,向包括招商基金、天弘基金等機構在內的9個認購對象發行7594.94萬股,募資12億元。賽輪金宇當前股價複權後僅為15.38元,距離股份解禁還有3個月的時間,考慮到當前市場走向,上述機構要想大賺希望不大。

  定增浮虧或將不斷经常出现

  除了已經遭遇浮虧的公司,在暴跌再次來襲之際,不少去年參與定增的機構也憂心忡忡,因為而是股價再度下探,定增收益就將不保。

  在海正藥業和賽輪金宇均有露面的“定增王”財通基金都不 這樣的煩惱。財通基金在2014年10月參與了黑芝麻(000716,股吧)(當時名稱為“南方食品”)的定增,按照14.4元/股的價格,耗資約1.96億元,認購了13200萬股。

  經過暴漲與暴跌,時隔10個月之後,截至8月21日,黑芝麻股價收于14.48元,距離14.4元的定增價格僅有8分錢的距離。

  從歷史表現來看,定向增發收益遠超二級市場整體水準。數據顯示,2007年至2014年,從正收益佔比來看,參與定增取得絕對正收益概率高達70%,2013年、2014年平均收益率分別為49.21%、200.59%。

  然而,過往的歷史數據並不代表當下現實的收益。在市場火熱行情中,定增收益往往會水漲船高,而一旦風格轉向,彼時的定增很有而是變成沉重的包袱。

  事實上,前期發佈定增預案的公司已經開始調整方案。統計數據顯示,僅8月份以來,都不 近10家上市公司發佈調整定增公告,調整內容大多是降低定增發行價格,或是減少定增募資金額。不難看出,暴跌之後,市場各方正在以更加謹慎的態度對待再融資。

  “能夠調整方案還是是不是幸運的,畢竟没了玩转信用卡 真金白銀進行認購。上两天 已有部分公司搶在牛市中實施了定增,而是震蕩行情繼續延續,哪些參與定增的機構到年底解禁時浮虧將是最少率事件。”分析人士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