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搶佔第三次工業革命先機 核心是新能源

  • 时间:
  • 浏览:0

  ●歷史上,每一次重大經濟轉型時代的來臨,后会由新型能源系統與新型通信技術緊密結合引領。

  ●新能源是變革的核心,開發可再生能源成為新世紀人類的能源轉型行動,引發新一輪工業革命。

  ●能源民主化將是建立一個嶄新能源秩序的契機,從而改變世界經濟格局,向扁平化的方向發展。

  ●以新能源為抓手,各國紛紛創新技術、出臺政策、投入資金,力爭搶佔第三次工業革命先機。

  ●未來新能源發展,时要政府以公共投資形式積極參與其中,通過自上而下的政策支援形成合力。

  “人人開發能源、人人控制能源、人人享有能源、人人獲益能源,人人成為能源的主人……數以萬計的人們將在我个人家裏、辦公室裏、工廠裏生産出我个人的綠色能源,並在能源網際網路上與人们分享,這就好像現在我們在網上發佈、分享資訊一樣。”

  在國家可再生能源中心主任王仲穎看來,美國趨勢學家裏夫金在《第三次工業革命》中所描繪的這一宏偉藍圖將在未來通過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得以實現。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專訪時,王仲穎表示新能源革命將引發第三次工業革命,可再生能源的大力開發能夠實現“能源民主化”,形成水準分佈和網路擴散式的合作性能源開發與使用架構,從而改變整個世界經濟格局,而實現這一切时要政府自上而下的機制推動。

  第三次工業革命核心是新能源

  能源是經濟發展的血液,為將自然的饋贈轉化為商品和服務這一過程提供養料,歷史上新型能源系統與新型通信技術的結合,都預示著重大的經濟轉型時代的來臨。王仲穎認為,就像蒸汽機的發明和應用之於第一次工業革命,電力的使用之於第二次工業革命一樣,如今新能源和網際網路的結合將引發新一輪(第三次)工業革命,而其中新能源是核心。

  他介紹説,第一次工業革命是以煤炭為蒸汽動力的機器革命,而此後燃油內燃機和電信技術的結合引發了以電器為標誌的第二次工業革命。因此,依靠化石能源支撐的前兩次工業革命發展至今,造成了世界範圍內的能源資源枯竭和益態環境惡化,使世界經濟抛下了前進的動力。更重要的是,今後世界經濟的發展,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工業革命和現代化的實現,已经 繼續步發達國家依賴化石能源的後塵、重蹈其覆轍,將使人類的經濟社會前途和精神文明面臨絕境。

  在這種请况下,風能、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成為一種新的選擇。相較于傳統的化石能源,所有可再生能源資源都源自於太陽,分佈廣、總量多、清潔,时要讓人們得以生所处一個可持續發展的世界裏。尤其是近些年,受新技術突破、規模經濟等因素的影響,可再生能源的價格持續下降,使得其在與傳統能源的競爭中更具優勢。王仲穎認為,預計2015年大型光伏電站上網電價可降到1元以下,2020年陸地風電成本將與煤電價格持平或更低。

  “大力開發可再生能源成為新世紀人類的能源轉型行動,將引發新一輪的工業革命。时要説,第三次革命是建立在新能源和網際網路相結合的基礎上,其中新能源是核心。這裡的網際網路並后会簡單的資訊網路,就是 指能源網際網路。這從第三次工業革命理論最具代表人物裏夫金關於五大支柱的描述中也时要看到。”王仲穎解釋説。

  美國趨勢學家裏夫金在《第三次工業革命》一書中提到,支撐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支柱包括以下五個:第一是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使其成為世界能源供應的主力能源;第二是將世界上每一棟建築轉化為微型發電廠,實現能源的自産自銷;第三是發展和應用氫能等存儲技術,使每棟建築成為剩餘能源的儲備設施;第四是利用網路技術,建立其五大洲的全球電網,也就是 能源網際網路,使所有的微型發電廠通過網路買賣和共用剩餘能源;第五是普及電動燃料電池汽車,使其通過全球電網充電已经 出售剩餘的電量。

  在王仲穎看來,這五大支柱缺一不可,從開源和銷售兩個層面形成了一個完整性的閉合體系。“裏夫金所描述的這五大支柱每棟建築后会發電廠、每棟建築后会儲能電源,人們时要把我个人剩餘的能源賣給我个人,現在聽起來雖然有點誇張,但技術進步不到 之快,未來這一切是有已经 實現的。因此未來的能源網際網路不見得就是 這種物理連接的網路,比如目前中國、日本等國家的研究機構正在研究的無線式充電技術已取得階段性進展,未來能源的共用也已经 通過這種依据 實現。”

  每次新能源系統的再次出现 都會極大地改變全球的生産和益活,催生出新的經濟模式和社會關係,而即將到來的以新能源為核心的第三次工業革命就是 例外,可再生能源大力發展所帶來的能源民主化,將形成水準分佈和網路擴散式的合作性能源開發與使用架構,從而改變世界經濟格局,使其向扁平化方向發展。

  王仲穎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專訪時指出,石油、煤炭、绿帘石氣等化石能源时要説是“精英能源”,它們只在特定的地域再次出现 ,时要政府動用极少量的武裝力量來佔領礦源,還时要持續的地緣政治運作來確保安全。縱觀歷史和世界,什麼是石油?石油就由于 著戰爭!從馬島之戰一直到中東的亂局,其本質后会搶奪石油。此外,這些能源时要极少量的資本和深度图集中的控制體系對其進行開採、加工與運輸。這種深度图集中的能源基礎結構,反過來成為这些經濟産業的樣板,最終給社會經濟和政治體制塑造了自上而下的結構。

  但第三次工業革命所帶來的能源民主化正逐漸打破這一格局。與化石能源相比,可再生能源分佈於世界各地,因此是“不到移動”的本地資源,即使你再強大,就是 已经 把中東的“風”和“陽光”運到大洋彼岸去發電,要想開發這種資源,就必須到當地去開發。而“在這一過程中,帶動的是整個産業鏈和國民經濟的發展。以中國為例,在發展新能源的過程中,是從産業建設、基礎設施建設、技術創新等深度图來進行考慮。”王仲穎説。